至亲至疏是夫妻

至亲至疏是夫妻

婚姻的宿命,从来都可以相濡以沫,也可以形同路人。而相濡以沫的实质,就是归于平淡。

至亲至疏是夫妻

2014年10月,锋菲复合。

一时间文青们的帖子、屌丝们的段子,扑天盖地接踵而至,更有小妹妹因此感叹“再度相信爱情”,大旗一挥要“在爱情中再次启程“。

2015年4月,伊能静再婚。

网上即刻传来骂声一片,大意都是“二婚太高调,贱人不要脸”。

当年的评论,是李亚鹏配不上王菲的身份,伊能静配不上哈林家的名门。

十几年后,两位姐姐都改口吃起了小鲜肉。

琉璃易碎,人言易坠。

好或不好,那都是人家的爱情,与你我何干。

前几日单身闺蜜病中悲叹:“与其这样孤苦无依,不如随便找个人嫁了,至少病中还有人端茶倒水。“

我赶紧制止:”千万别动这个念头。万一随便嫁的那个人,照样不给你端水喂药,岂不更生气上火?“

我知道这很打击单身女青年,但前路艰难,真相并不只我一人揭穿。

至近至远东西,

至深至浅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

至亲至疏夫妻。

婚姻的宿命,从来都可以相濡以沫,也可以形同路人。

而相濡以沫的实质,就是归于平淡。

相看两不厌的,只有李白笔下的敬亭山。

婚姻里的夫妻,谁能永远如初见。

神仙眷侣只存在于小说和广告里。

这世上,活着的全是柴米夫妻。

新衣明艳,怎么看也不够。

旧衫松垮。多一眼都嫌烦。

情到浓时情转薄。

于是我们做起夫妻间的差评师。把亲密关系里的时间,用在了抱怨、指责、冷战。

我们还做起生活的差评师。把生之喜悦欢愉,过成了怨对,愤懑,不满。

从风花雪月的伉俩深情,变成横眉冷对的桎梏枷锁。

在质疑和沮丧的前三年,我一度对另一半说:婚姻唯一的作用就是让夫妻合法合理地生个孩子。

但现在,我无比庆幸接受了婚姻的历练,轰轰烈烈地走入从两个人甜蜜到三个家庭融合的伟大进程中,经历了夫妻感情、婆媳关系、育儿纠纷、教育矛盾的种种考验,和大多数劳动妇女一样,从闺阁女儿到沙场士卒,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从焦头烂额到信手拈来,直到成为火眼金睛神通广大的孙悟空,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我想起自小在铁路旁长大。童年总是玩伴们去走铁轨。因天生平衡性差,格外全神贯注,常常走过铁道分岔口而全然不知,再抬头,已经和伙伴们分道扬镳。

所有感情的开始都是 “执汝之手,承汝之忧“。谁又知会在哪个岔口,转了念,松了手,从此殊途,各自天涯。

年少岁月不忍欺,青春荒唐不负你。

在还青涩的时候就相互痴迷,在还清贫的时候就彼此守望,这一切,是否抵的过时光?

夫妻,或许能恩爱苦也甜,有情饮水饱。

也或许是贫贱百事哀,只作同林鸟。

山盟海誓的,难保谁变心出轨。分道扬镳的,也曾是举案齐眉。

欢喜冤家,或许恰能鸾凤和鸣,患难情深,未必不会劳燕纷飞。

夫妻之道,根本没有既定的路数。

天天秀恩爱的也未必真幸福。一日吵三回的未必是不靠谱。

劣质婚姻是两个弱者的凑合,平庸婚姻是弱者对强者的附和。

而优质婚姻是两个强者之间的风月。

很爱辛晓琪与周华健合唱的一首歌:

每次开始都悱恻缠绵

也能相爱无事几个春天

而它只是一点点,一点点

它一天一点改变

再怎么深陷

再怎么痴恋

再怎么为爱奉献

再怎么心甘情愿

爱虽是前世的缘

更是今生的考验。

婚姻,是一场爱与时间对决的考验。

夫妻,是共赴这场情缘的修炼。

我们在这滚滚红尘里谋生谋爱。被岁月的手推着,摸爬滚打地向前。磨砺着,淬炼着,最终,像完成氢氧化合一样,把这可亲可疏的关系,变成连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骨血亲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