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爱情拿来治病只会病得更严重

把爱情拿来治病只会病得更严重

美酒虽好,却不能解渴。白开虽平凡,却满足不了所有的需要。所有的矛盾,若只需从自己出发,那么一切就是简单了。

把爱情拿来治病

✩我感到前所未有地喜爱生命,喜爱活着,对未来,对自己能在自己的人生里,成为一个令自己满意与尊敬的完美的人充满希望与信心。过去我所办不到,改变不了的某些人格,如今对我不再是问题,过去我一直打不通的某些管道我如今也打通了,我清晰极了。什么我都挨得住,我会微笑的。

✩我日日夜夜止不住地悲伤,不是为了世间的错误,不是为了身体的残败病痛,而是为了心灵的脆弱性及它所承受的伤害,我悲伤它承受了那么多的伤害,我疼惜自己能给予别人,给予世界那么多,却没法使自己活的好过一点。世界总是没有错的,错的是心灵的脆弱性,我们不能免除于世界的伤害,于是我们就要长期生着灵魂的病。

✩有激情才好,才知道自己生命所要做的是什么,而人生在世,真正重要的是领悟到有一件什么事是自己真正要去做的,有一个什么人是自己真正要去爱的。只要领悟到这一切的意义就好。如果是真正领悟,那人生也就不再有什么受不了的痛苦,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激情的痛苦,不是不可胜受,不是不可超越的,它是可以靠着宗教,大自然,运动,生活和人类的互助来胜受来超越的。重点是知道有一件什么事是自己真正要去做的,人知道有一个人是自己真正要去爱的,人知道“因为如此”所以要活下去。

✩远离,不是放弃你,只是无法再接受你以我不愿意、不适合的方式来对待我。我不愿意待在一个一点都不美丽,一点都不符合我本性的关系里。

✩美酒虽好,却不能解渴。白开虽平凡,却满足不了所有的需要。所有的矛盾,若只需从自己出发,那么一切就是简单了。只可惜,这一辈子的婚姻,不是这样选的。理想爱情的愿望已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过一份没有人可以再伤害我的生活。

✩禁得起考验的爱才是真爱。我渴望着褪去风霜还能手牵手站在一起的两个人;我渴望着不断不断付出而又经受着岁月的淘洗、琢磨而还活着的爱。我已不年轻、不轻浮、不躁动、不孩子气了。我渴望做一个能真正让你依靠的爱人。

✩我或许能与其他许多人相爱,无论身体或灵魂的,但我无法像渴望身心属于你般地渴望于别人,我也没有像渴望你的身心般去渴望另一个人。没有的,是程度的问题,程度都及不上你之于我。这些你都知道吗?

✩想激烈地做爱,想你把我啃碎,想你吃掉我理智的脑袋。

✩每次任由自己贪婪地需要你,任由自己享受你所供应而正能满足我需要的爱,就觉得自己像自杀飞机,快速俯冲的快感与浪漫热情之后,就是爆破的灰飞烟灭。

✩人性有致命的弱点,而“爱”也正是在跟整个人性相爱,好的坏的,善的恶的,美丽的悲惨的,“爱”要经验的是全部的人性资料,或随机的部分资料,包括自身及对方生命里的人性资料,我们别无选择,除非不要爱。

✩我能如此溺爱她,不是由于她是最完美的,不是由于她是拥有条件最适合于爱我的;在他人眼中她可能只是一个平凡的年轻女子。是由于她使我的爱欲成熟,是的,这是我一生中无论如何不能对自己抹灭的里程碑。

✩热情所指的不是性欲的表现、不是短暂的激烈情欲。热情,是一种人格样态,是一个人全面热爱他的生命所展现的人格力量。

✩人生中对我最难的是“尊重他人的生命”,因为唯有彻底地谅解之后才有尊重可言。

✩不要再相互靠近了,毁灭不会终止的。在你的未来,我想告诉你:打破任何我让你产生的想像,努力去爱一个人,但不要过分爱一个人,适度的爱,也不能完全不爱。那种爱足够让你知道怎样做对他才是好的,那种爱足够让你有动力竭尽所能善待对方。

✩已是个韵味成熟的美丽女人了呵,炉火纯青。她站定在我面前,拂动额前的波浪长发,我心中霎时像被刺上她新韵味的刺青,一片炙烧的辣痛。她女性美的魅力无限膨胀,击出重拳将我击到擂台下。从此不再平等,我在擂台下,眼看着另一个她眼里的我在擂台上被她加冕。怎么也爬不上去。

✩健康的人才有资格谈恋爱,把爱情拿来治病只会病得更严重。

✩有些悲哀与痛苦的深度是说不出的,有些爱的深度是再爱不到的,它在身体内发生后,那个地方就空掉了。

✩爱得愈深,悲悯愈深。爱不在任何结局,能爱而去爱或不能爱而不去爱这种过程,才是终极的意义。

✩在狂爱里,被激发出一种关于彼此结合的绝美想象,这想象的愿望和热情如此强烈,而现实的曲折和顿挫却又如此繁复,使人毫无抵抗地变成一个畸形狂裂的完美主义者,对于任何破坏想象的日子或撕开爱情的裂缝,都会被放大到难以忍受的地步。

✩在我生命的二十五个年头里一直笃信为爱而死是不明智且孱弱又不足怜惜的,如今看来我是多么轻浅浮荡丑陋的一个人啊。忠诚、坚贞、献祭、执迷、销蚀、绝望。从未给予这深刻又充满迫人力量的爱是一种悲。

✩我不可能永远拥有一件美的东西,甚至记忆也不能,即使我再爱它。美有它的自然生命。如果我想永远拥有它,就会扼杀了它的美。分离的仪式对美是必然的,美不能被永恒保存。爱得愈深,悲悯愈深,知道对方跟你一样在受苦,毕竟生存里有绝大部分是丑陋和冷酷的疆域,唯有善能融化这片疆域。

✩纯粹,我的生命里所要的一切准点。献身一个爱人,一个师父,一项志业,一群人,这就是我想活成的生命。人与人的不能互相忍受,实在是罪恶。人自身生命没有内容,不能独立地给自己的生命赋予意义,实在是悲哀。这两件事使我创痛。我想没有一种痛苦是我忍受不了的,只要我知道我想活下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