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汉普京禁“脏”令

硬汉普京禁“脏”令

硬汉普京

赤身裸体的英姿和强硬的保守派作风,无怪乎从帕特·布坎南到俄罗斯东正教领袖都是普京的崇拜者。作为将俄罗斯打造成成文化保守主义国家,拒绝西方放纵思潮的影响的手段之一,俄罗斯颁布了禁止宣传同性恋的法律,普京表示坚持捍卫反同宣传法,一时间从纸质媒体到电视到网络,遍布来自NGO的抨击,抗议普京限制新闻自由。现在普京又决定拿俄罗斯语言开刀——尤其是俄罗斯华丽又多变的脏话,也叫做mat。本周一普京签署了这份在俄罗斯国家杜马辗转数年未定的法律:从2014年7月1日起,索罗斯的电影、舞台剧和音乐会上再不会出现骂人的脏字。

法律主要针对四种脏字:khuy (diao)、pizda(B)、ebat(艹)、blyad(鸡)。很抱歉不能用英语很好的表达出来,因为英语在这方面太苍白太有礼貌了。这只是开始。维克多·弗拉基米罗维奇·叶罗菲耶夫在2003年的文章“脏字”中写出了数千种关于这四个字的华丽变体,都是从恶最早的俄罗斯古典文学中搜集来的。

如果普京当众背诵莱蒙托夫1834年创作的诗“在彼得霍夫宫的一天假期”:

在彼得霍夫宫的一天假期

普京会因为新制定的法律被罚交70美元罚款么?(或更多?)

再来看俄罗斯的光荣:普希金,在他的诗作“生活的马车”中写道:

生活的马车

普希金的名作“沙皇尼基塔和他的四十个女儿”里咒骂了当时“道貌岸然的审查制度”,并谴责当时对女性的“割礼”文化:“沙皇派出爪牙搜寻她们,费劲一番功夫割掉后她们又长出了。”

据《莫斯科时报》报道,俄罗斯语言研究院和俄罗斯科学院定下了这四个脏字。 俄罗斯文化部某位发言人对《莫斯科时报》说禁令现在只针对流行文化,对艺术作品不适用。

来看看牛逼的叶罗菲耶夫写的东西吧:“blya-blya-blya和yob-yob-yob的音节产生的回音穿过俄罗斯上空,就像那人造卫星的哔哔声。”(牛人写的东西大多是看不懂的,可能就像窦仙儿)虽然普京之前在私人会面中用过很猛的脏话,但是有了此番举动,他已经向公众表明了自己在公共场合禁止脏话的决心。

Comments are closed.